pinewine已末

已经快要完全不能控制自身的行为了。
有读童话的兴趣。
没有办法将脑海中的文字化为现实。
在现实里有些逝去的事物已经不再
属于我了。
但经常会出现往事重现的错觉。

【狗崽】某妖狐记者与天狗的访谈记录

这是送给我幼驯染的文章 @一颗毛豆 ,希望你喜欢!文笔粗糙,人物ooc。

记者妖狐与大天狗,近代设定(明治时代),没有经过考据,可能会有bug。

------------------------------------

“好啦,来,大天狗大人,对准镜头笑一下……诶,不笑也行吧……姿势摆正,头偏一点点,身子往左移。OK,这样就好。”

妖狐举着相机咔嚓一声按下了快门,同时按下了火石轮的扳机,镁粉燃烧发出的强光差点让大天狗闭上了眼。大天狗嫌弃地看着一地粉末,举起袖子遮住口鼻对妖狐说:

“又耍这种人类小把戏。”

“大天狗大人,你有时候好歹外出看看吧,别老窝在爱宕山里,现在已经是明治时代了。外面有很多新奇的东西。要不小生给你定份报纸?”

妖狐收好他的相机,接着拿起小撮箕把粉末给扫到一边。他蓬松的大尾巴在空中晃来晃去,大天狗看着他尾巴尖那抹若有若无的紫色在自己眼前左右摇摆,心里一飘,脸上有点发烧,于是他便别过头去说:

“吾不需要多余的东西,汝要采访就赶紧,吾快烦了。”

“好啦好啦,稍安勿躁,喝茶喝茶。”

妖狐拿出稿纸和钢笔放在他面前的小茶几上,对面大天狗的茶几上放着抹茶和八番卷,两个茶几中间隔着一道镁粉恍如银河。时代变迁,京都早已不再是首都了,原先的都小渔村江户已经摇身一变成为了如今的东京,海港上空飘着万国旗,西洋的物品大量涌入日本。电报,邮票,墨水,西服,甜点,报纸,广告像洪水般冲进大街小巷。

妖狐正处于百无聊赖的闲暇时光中,他混迹在人类社会里,找到了无限的乐趣。他开始尝试把人类的发明带到妖怪的世界里,于是他创办了专门记录妖怪生活的报纸,只在妖怪之间传播,里面记录的是妖怪们的情报和未公开的秘密。一开始,写稿子的只有他自己。但随后青行灯看见了这份报纸后大感兴趣,经常投稿,到后来干脆加入了妖狐的报社成了记者一员。接着,书翁也加入进来了,三个人就开始频繁的收集新闻写稿子做报纸。

目前妖狐主要的消遣就是采访各家的妖怪,顺便收集新奇的小玩意儿。

 

“好了,话不多说。我们接下来开始步入正题了。之所以这次前来采访大天狗大人,是因为我们这边收到了非常多的来信提问,有相当一部分是有关于您的问题呢。”

妖狐拿出出一只着零零散散信纸的档案袋,翻找着抽出几张带有繁杂花纹的信笺,看起来是来自女性的居多。大天狗望着妖狐从桐木小盒子中取出一副细金边的眼镜夹在鼻梁上,忍不住问道:

“汝这是什么东西?”

“啊,是眼镜哟。从西方那边流传过来的,有些人类看多了书眼睛就看不清了,需要这个东西来矫正。一般人类的新闻记者都会带,我就也弄了一副采访时带着玩。”

“哼。”

大天狗撑着头看着妖狐双手捏着眼镜边冲自己笑,觉得今天自己状态不是很好。怎么说,稍稍有点被妖狐吸引住了。说起来,妖狐也是很久没有找他聊天了,他也不知道妖狐这几年过得怎么样。

等等,这样可不行。

大天狗在心中一遍遍想着。

可不能被妖狐把控住节奏了。

妖狐不知道大天狗的心思,还在煞有介事地透过他那副平光镜看着准备好的发言稿。

“小生选择了一个自己也非常想知道的答案的问题,但是这个问题的范围实在是太广了,所以小生干脆决定用这个做一期专题访谈。”

“哦?”

“小生想了解大天狗大人还是人类时的故事。大天狗大人在人类时有没有发生什么好玩的故事呀?比如说有喜欢过什么女孩子?再比如说,有没有什么喜欢做的事情?”

妖狐身子前倾,兴致勃勃地盯着大天狗,两只耳朵竖地笔直。大天狗盯着妖狐的耳朵,面无表情地想了一会儿,最后他灵机一动,咳嗽一声回答说:

“有是有。不论是喜欢的人还是喜欢的事情,都是有的。”

出乎意料的很顺利!妖狐心里非常高兴,他本以为要撬开大天狗这个冷漠的妖怪的嘴,需要花上好大力气,结果出乎意料的非常顺利。妖狐赶紧趁热打铁去套他的话:

“大天狗大人能给小生讲讲吗?”

“这是吾的秘密。汝如果想要知道,需要拿出相等重要的秘密来交换。”

大天狗捧起茶杯啜了口茶,不急不慢地说。妖狐一愣,没想到大天狗会来这一出,不过他可是专门收集妖怪秘密的人,这对他来说可是小菜一碟。他对妖怪们的秘密如数家珍,这个条件可难不倒他。于是妖狐笑着说:

“当然,当然!秉持公平交易的原则,小生会为您奉上同等价值的秘密的。比如说,大江山的鬼王酒吞与他的鬼将茨木童子之间的事情。当年酒吞童子在经历退治之后到底是如何重新复活的,小生最近拿到了准确的情报,我介绍给您听……”

“不不,吾可不想要这些秘密。”

大天狗摇着头打断了妖狐的话,他晃着茶杯中立起的茶叶梗,看似云淡风轻地对妖狐说:

“如果是汝想要知道吾的秘密,至少要拿出自身的诚意。吾对他人的家长里短不感兴趣,作为汝的决意,汝应当为吾讲述汝的秘密。”

 

“小生的秘密?”

妖狐望着大天狗迷茫地重复了一句,他用钢笔在稿纸上划着圈,想了想接着说:

“小生不像那些大妖怪,有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可以讲给大人听的。如果大人一定要知道的话……我给您说说小生是如何变成人的吧。这是狐狸们之间的伎俩,应该很少有人知道的。”

“行,吾同意。”

 

“小生是妖狐,一般来说我们不能像大妖怪那样随意变换人形,每次变成人类需要选择天时地利人和的时机。每到满月的时候,我们会偷偷找到属于自己的树,然后我们会变成狐狸形态,钻进树洞里,脱下自己的皮毛藏在树根下。接着,我们会换上人类的衣服。有时是和服,有时是浴衣,有时是武士的衣服,全看我们平时收集到了什么样的人类服饰。”

“等变成人以后,我们就会去庙会上玩了,那时候夏日的花火正盛,盂兰盆节上的孩子们带着新挖的土豆满大街乱跑,一身泥腥味。还有姑娘们装饰华丽的牛车,从紫色帷幔中伸出的雪白的手握着深色的扇子,真是非常漂亮繁华的人间景色。我留恋在少女们身边,观察她们祈求稻荷神的模样,她们身上洋溢着脂粉的香气,涂在嘴唇上的口脂比珊瑚更红。”

“小生恋慕着这些少女,每次我在神社附近的阴影里望着那些正在祭拜的少女时总会有种莫名的怀恋感,似乎在很远很远的过去也曾经有过某位属于小生的命定之人。不过小生已经记不清楚了。少女们扔香油钱的叮咚声络绎不绝,和风划过山间传来的山音合奏着。远处夏夜的烟火簇地一声窜上天空。”

“在人类的集会上也会有妖怪们的身影。在神社外挂着几百盏灯笼的木架上,总有那么一两只灯笼鬼乔装在内。在无数般若天狗的面具下,有几声不属于人类的笑悄然响起。没有人发现街边奔跑的孩子的影子总是数不齐,老是会缺少那么一两个。不知道大天狗大人,有没有前往过庙会?”

“大天狗大人问之前的事?诶……虽然小生的年纪不算小了,我从平安时代活到现在。但小生原先曾经被安倍晴明收为过式神,晴明大人因为某种原因除去了小生之前的记忆。啊,曾经被人类束缚住,这种感觉回想起来真是糟糕透顶呢……不过没关系,人类的寿命是很短暂的,现在晴明已经死去好多年了,他们归根结底是无法彻底束缚住我们的。而且好在安倍晴明的名声这么大,小生被人家知道这一段历史也不会太丢人。”

“再以前的事情,就不记得了。小生之前或许有喜欢过什么人吧。但可惜的是通通被我遗忘了。如果是人类那还好办,死去之后思恋也就结束了。但如果是妖怪,那还真是让人痛心呀。小生等到没有月亮的日子,就可以重新换回狐狸的装束,重新回到妖怪之中了。就像现在大天狗大人看到的这样,有尾巴,也有耳朵。小生的秘密到此为止了,现在轮到大天狗大人了。”

 

“哦,是吗……不记得了……好吧,真是有趣的秘密。现在吾将如约告知汝吾的事情了。吾还是人类时候的,被流放在赞岐,那里远离京都,荒山野岭。看不见往日熟悉的街道,别说亲人,就连能够信任的人也一个不剩了。吾在荒凉中挨着过日子,庭院中荒草萋萋,每到早上,露水就顺着杂草的叶子往下落。如果有人想要拜访吾,需要提起衣服,费劲地穿过茂盛的杂草丛。”

“吾所在的的庭院中唯一有生气的东西大概是位于中心的一株参天巨木。那株巨木盘根错节,亭亭如盖,每到夜晚便会有萤火虫聚集在上面。吾在一年夏夜里,于树底下发现了一只狐狸。那只狐狸是从树洞中钻出来的,白色的皮毛在夏夜里显得格外与众不同,他飞快地越过荒草一闪而过,不知跑到哪里去了。吾那时正在回廊上歇息,望着那白色的影子,心想怕是遇上了稻荷神的使者。山风呜呜地吹过山谷,吾恍惚间听见了山音,这可不是个好兆头。”

“民间流传,听见山音的人,怕是大限以至,寿命不长了。吾望着山间冉冉升起的新月,心想不久后吾也会在极度的彷徨与悲哀中离去吧。吾日以继夜地抄送着经卷,把唯一的期望寄托在上面,这点可笑又可悲的希望成了吾在地狱中的蜘蛛丝。吾当时眼界尚浅,身心被人类的肉体所困,实在是看不开。吾抄写的十分慢,吾期待而害怕着抄完以后的事情,就像烈马奔向前途不明的深山,不知等待它的是悬崖还是柳暗花明。”

“在这件事过去半个月后,吾一日深夜辗转反侧无法入眠,于是更衣起床,在回廊上散步。那日正好是月圆之夜,吾又看见了那只狐狸,只不过,他这次是人类了。吾看见一书生立于庭院的树下,身上穿着吾前月丢失的一件衬衣,侧系着狐狸面具。他抬头望着月亮,看上去很迷茫,显然是第一次变成人类。他偏过头看吾时,那金色的竖瞳转瞬就落进银色的月光中。他原本就是肤色就白,又是白发,衣服恰好又是白色。月光打在他身上就像是雪落在水晶佛珠上。”

“吾向他走去,他并未惊慌,而是冲吾笑,并问吾有关于人类的问题。我们坐在回廊上聊了一整夜,看着月亮从中天落下山。在这之后,那只妖狐成为吾的朋友,在无法信任任何人的时候,这份感情显得尤为可贵。再有一艳阳天,吾同妖狐坐在回廊上时,忽然听见远处有鼓乐声,随即天空中下起了太阳雨。妖狐拉着吾趴在矮矮的垝垣上看着远处的山中闪过的白色轿子,彩虹在雨中若隐若现。妖狐转过脸来,眼角弯弯地笑,他说,那是狐狸嫁女。吾那时仔细看着他魅惑的脸,他的眼角吊着,抹了淡淡的一层红胭脂。腰身窄,手腕细。吾突然明白,京城中女子的艳丽装束大多都是在努力模仿妖狐的,如今本尊就在吾面前,笑着对吾说:狐狸嫁女。”

“再这件事之后,吾同妖狐恋爱了,吾从他身上得到的感情成为了爱。如果说,吾有喜欢的人,自然那便是他了。只是那时在吾心中,有另一件事的阴影逐渐扩大,几乎压倒了爱。那是吾即将抄写完成的经书,马上,吾就自由了。吾深信,只要那五卷经文送到京都,吾便得以解脱。吾苦苦等待着结果,坐卧不安,每天的饭量逐渐减少,到最后连橘子也吃不下去。妖狐不明白吾的忧虑,他担忧地看着吾日渐消瘦却无能为力。”

“再到后来,命运之日终于还是来了。那天恰好是妖狐耗尽妖力,不得不化为狐狸去神社的台阶下休憩调养的日子。他不在吾身边,吾却收到了来自京城侍者的噩耗。那五卷经书,原封不动的被送了回来。之后无需多言,就如同传说那样,吾在那天化为天狗。具体的情况,实在太久远,似乎连传说都比吾之记忆更加清楚。”

“吾被绝望包裹,痛苦地匍匐在地上,鬼气森然袭入全身,心中剩下的只有复仇的恨意。吾反应过来时发觉,吾已经摆脱了地面的束缚,凛然位于天空中,身下是毁坏的居所,吾望着那片小小的残骸,心里惊叹自己究竟是如何在这口井底度过了如此之久。对人类的仇恨把吾之理智烧的一干二净,吾倾心于臆想出的‘大义’,像飞蛾扑火那般去追随所谓的力量。”

“结局自然是不堪回首,吾最终被人蛊惑,然后失败。而且妖狐也不知去处,待吾反应过来时,早已物是人非,当年的阴阳师安倍晴明、吾之好友源博雅均已去世。吾重新回到了永无止境的悲哀与彷徨中,唯一不同的是,关押吾的地方从井底扩大到了整个世界,世界为囚笼,失去了爱人的吾这是才醒悟过来,开始四处寻找妖狐的踪迹。”

“吾在成为妖怪之后才发觉,时间不会越过越慢,相反,时间就像是从掉进无底洞的木球,只会越来越快,汝应该亦有感受。其实这也并不奇怪。如果是三岁的婴儿,他度过一年,在他生命中所占的分量足有三分之一,但随着他年龄的增大,每一年的分量也在逐渐减轻。而妖怪拥有着无尽的岁月,时间是在不断变快的。吾对于原来的记忆也淡忘的差不多了。至此,就是故事的全部了。”

 

大天狗说完后吹了吹茶杯里的茶叶,品了口茶,捻起一块八幡卷吃。妖狐听完后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去写笔记,而是静静地端坐着看着大天狗喝茶。他听出来了大天狗对他讲这个故事似乎是有他特定的意愿,但妖狐,他并没有办法给大天狗回应。他什么都不记得了。

妖狐已经没有这方面的记忆。他不知道,他在悲剧的那天回到家里时发现的是一片狼藉,房屋像是被雷击中,屋瓦散落在地,横梁折断,称重的房柱全部被从中斩断,房子倾塌下来,四周还弥漫着陌生的妖气。妖狐的心脏几乎不会跳了,他浑身冰冷,只觉得这是在梦境中。妖狐扒开屋子的残骸却没能找到崇德天皇的尸骨,他可能是被带走了。然而妖狐察觉不到一丝熟悉的气息,属于人的气息,所有的证据都表明,他的恋人,已经死了。

妖狐觉得自己的心里被挖空了一块,痛的难受,空空荡荡的,刀子捅进去都能穿出来。他必须得塞点东西进去,无论什么都好,只要能替换的感情统统都可以。他失魂落魄的走在山上的小路时失神地从山上摔了下去。等他再次醒来时,已经被一位拾柴的少女救了。妖狐觉得那个女孩真好,那个少女温柔善良的样子,他想要,他需要,他渴望。不过人类最后还是会离他而去的吧,妖狐想到。人真是脆弱的事物,尤其对于少女而言,衰老就是她们的第一次死亡。妖狐躺在床上望着少女的背影看了很久,也想了很久,他不住地回忆起他和崇德天皇在一起的时光,最后他想到那片废墟。他又看着少女,然后决定,还是杀掉她吧。

在少女衰老前杀掉她,然后制成标本。少女已经不会动也不会老了,妖狐望着少女,莫名其妙的想到,她这辈子只死了一次,没有衰老。死去的人会永远和他在一起。可是妖狐并不满足,他的掏空的心像胃一样消化了这份饱腹感,于是他本能的去寻找下一个目标了。他的目标从人类到妖怪,均有涉猎。妖狐还是在想着崇德的事情,对他来说,崇德已经成为了永恒的恩惠,遥不可及的希望。

妖狐的猎杀生涯终于有一天被阴阳师安倍晴明发现了,这是他工作上的一次失误。阴阳师将他收为了式神。在被带回阴阳寮后,晴明和颜悦色,但不容拒绝地对他说,他需要除去自己的记忆,之前的记忆,杀人的记忆,都要一笔勾销了。妖狐没有拒绝的余地。他看着晴明将自己的回忆封在一张符咒上,然后,晴明两根葱管似的白手指捏着那张符放在跳动的火焰上。他的记忆逐渐消失。但让妖狐庆幸的是,他想不起来某些重要的东西后,也就不需要再忍受空荡荡的心了,这算是误打误撞的一件喜事。那个人的回忆,已经全部被烧掉了,青蓝色的火焰舔舐着脆弱的符咒,将回忆烧的一干二净,妖狐就像刚出生的婴儿那样纯净。

妖狐不会为此感激安倍晴明,也不会因为回忆被毁而怨恨他。晴明和他定下不伤害人类的约定,他答应了。然后剩下的时间里,他在等晴明死去,他知道晴明不过一介人类,生命是很短的,晴明也就在他活着的时候把他当成式神而已。在晴明死后,妖狐开始随性而活。

接着他在某一天,于爱宕山上遇到了大天狗。不过他当然什么都不知道了。

大天狗意识到了妖狐的情况后,开始徒劳无功的旁敲侧击,直至今日。

这就是故事的全部了。

 

此时的妖狐已经回过神来,开始抓着钢笔飞快地往稿纸上记录着大天狗的故事。大天狗悠闲地看着妖狐奋笔疾书书的样子,坦然想到,这次看来还是不行呢。要到什么时候,妖狐才能明白他的情感呢?在大天狗思索时,妖狐已经记完了笔记,他欣然一笑,对大天狗说:

“好了!真是非常感谢大天狗大人能够带来这样的故事,小生很受触动。不过,小生还想冒昧的问一句……”

他意识到了吗?

听见妖狐这语气,大天狗忍不住幻想一下妖狐恢复记忆的可能。有没有希望,恰好就在这一次呢?

“您接近小生,是因为思念恋人吗?”

啊啊,是这样的吗?大天狗思索着,妖狐现在是否因为这一点而有所顾虑呢?如果妖狐不能恢复原来的记忆,自己对他的感情会有变化吗?大天狗在心中问着自己。妖狐现在的表情,真不知怎么形容好,看上去,有点失落,也有点期待。大天狗看着妖狐,突然想起了那天的晴天雨时,妖狐趴在矮墙上的样子。无所谓了,大天狗想到,他依然还是爱妖狐的。

“不是的。汝是汝,汝有自己的记忆和人生。执着于过去的情谊是不可能维持这样久的,吾之所以对汝感兴趣,是因为你本身。”

“是吗?”

妖狐笑了,眼角红色的胭脂和当年一样漂亮。他抬起头对大天狗说:

“盂兰盆节就快到了,一起去逛庙会吧。你也别老窝在深山里了。不要推辞,就这样定了。等到月圆之夜的时候我来找你,记住要穿浴衣。再见了,大天狗大人。”

不等大天狗再说什么,妖狐拎起行李就走。大天狗无意阻止,他捧着已经凉了的茶盏,目送妖狐离去。

要去逛庙会吗?得准备浴衣了。

和他一起去,很不错。

现在的天气,还真是让人惬意。

山风簌簌刮过,大天狗感到无比的幸福。

 

-----------------fin----------------

灵感来自于一篇童话,是讲狐狸变成人的。小时候一直非常喜欢那篇童话。
这篇文章没有修改,一次写成,自己再看时觉得很多地方描写力度不够,用词不够精确,整体刻意而为的痕迹过多,比较遗憾。
文中为何大天狗没有遇见式神时期的妖狐,我想大概是因为妖狐在晴明的寮里一直处于消极的状态,晴明也几乎不召唤他来战斗。

 

评论(3)
热度(37)

© pinewine已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