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快要完全不能控制自身的行为了。
有读童话的兴趣。
没有办法将脑海中的文字化为现实。
在现实里有些逝去的事物已经不再
属于我了。
但经常会出现往事重现的错觉。

文炼neta屋第一期——中原中也

中也……他真好呀。

文豪与炼金术师neta屋:

书写与翻译:郁川月、雾岛、麻雀、小葱、洛安
校对与整理:雾岛、麻雀、bell、千秋



【编号】004
【武器】铳
【稀有度】金地
【文学流派】無
【文学倾向】诗歌
【精神】较不安定
【CV】柿原彻也
【生卒年】1907年(明治40年)4月29日~1937年(昭和12年)10月 22日(满30岁殁)
【出生地】山口县敷郡山口町大字下宇野令村(现为山口市汤田温泉)
【职业】诗人、和歌作家、翻译家
【代表作】山羊の歌(山羊之歌)、在りし日の歌(往昔之歌)、汚れつちまつた悲しみに…(污浊了的悲伤中…)
【兴趣爱好】喝酒找茬
【人物介绍】
「青鯖が空に浮...

【狗崽】近乎疯狂(现代paro,短篇,ooc)

摸鱼 短篇
狗崽现代paro
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鬼。
题文基本无关

我的梦中情人,穿着一双棉拖鞋,在雨夜里跑遍了大半个城市,与我来相会了。

这年头诸事不顺,别说喝水塞牙缝,就是出去走一周都能丢饭卡,丢钱包,顺便丢身份证。妖狐半夜坐在灯下,望着自己空荡荡的小夜灯发呆,他愣了半天才意识到自己把一切都丢了,能够证明他是妖狐的所有证件都被他丢了个精光。他坐在灯下,桌上还放了他从便利店买来的三袋方便面,一把除毛的刷子和一卷抽纸。他把身上的口袋,大衣口袋,塑料袋子,裤子口袋,换洗的大衣口袋,换洗的裤子口袋给找了个遍,可就是没有钱包。
钱包啊,里面有他的一切,他的钱包比妖狐本人还能说明妖狐的身份,身份证和银行卡...

【双黑】飞行 航行 旅行 第十一章

ooc,私设很多很多。
这一章,把之前的坑做了全面的补全。剧情走《喜福会》。在这一章以后,中也的回忆全部结束,开始面对中原中也和太宰治的现实。
由于这一章我还没有来的及做和前文的排查对比,所以可能会有问题,以后有可能要不断小修。

————————————————————

雅克老爷异常害怕神和鬼,即使他不知道那是什么,但他还是本能的害怕。所以他一到周末就战战兢兢奔回教堂,去做礼拜。他做生意起家,积累的财富巨大,在当地的话语权也不低,但一遇到神鬼之事他就怕的不得了。
雅克太太深知此事,她也自知自己年老色衰,所以便将这一点牢牢的抓住,并且将他的弱点反复渲染加深,使得雅克老爷有一点风声都怕的不得了。雅克...

【双黑】飞行 航行 旅行 第十章

ooc
本章剧情依旧走《喜福会》。中也的童年回忆预计下一章完全结束。久等了,本来打算周六发的,但是由于我愚蠢的弄丢了身份证,导致当时没有写完。
原创人物……几乎全是啊!私设也多……(你够)大家就看着中也就好。

——————————————————

“中也,这是你想要的那幅广告画吗?我偷偷要来了。”
“画的真漂亮,还是新涂的水彩,也难怪你会喜欢。上面画了火车呢。”
“嗯?你还没有见过火车吗?啊……等到巴黎以后,你会见到好多好多新东西,还有吃的,各种各样的甜食,烤出来的大块的肉……以及这个,是旅行的广告,具体来说就是号召大家外出旅行。你看那个画中的夫人不是带了很多箱子吗?还打着阳伞,等到巴黎后,在周末...

哑童

脑洞清奇,突如其来(预谋已久)的短篇。
没什么文笔,看着图个乐子就好。
连载……那个……我……正在写!正在写!

他数了数日子,突然发觉现在已经过了六年了。他在六年前被带到这间潮湿、阴暗而狭小的牢房里,脚上系了铁铐,整个人动弹不得。他的囚室呈弧形,像只闭合的贝壳,又像胸腔,天花板又低又矮,他甚至无法站起来,只能半坐或半躺。他一躺下头就抵着后墙上的洞口。那洞口很深,看不见底,每次都有温热的暖风从底下吹上来,活像是空调透气口。风呜呜地吹过他的头发、身子和脚尖,再从囚栏中漏出去。
他曾经发现过自己可以用手来演奏这种风。他只要用他的大手摸过顶上一条条胸腔似的天花板,风的流向就会发生改变,从呜呜的呼啸声变成千...

中原先生生日快乐!!!

【双黑】飞行 航行 旅行 第九章

@生命船 把我重新拉回坑,感动至极,唯有填坑,表达敬意。
文风可能有变化,我尽量补回。
设定请看前文。
中也过去的事情,参考使用了《喜福会》的剧情。一开始忘记说了。

——————————————————————

时人长道:“覆水难收。”
中也对此有着深刻的理解。因为这个词也是中也最早接触的词汇之一,他那时还小的连话都说不好,但这个词却已经深深留在了他的记忆里。中也的外婆经常一边叹气一边念叨着这个词,尤其是中也在旁边时,她更是要把中也叫过来,让他在自己面前坐好,然后长久地盯着他看,直到盯着中也毛骨悚然,才悠悠地说出一句:
“覆水难收啊!”
随后,外婆会用力地一把抓过中也橙红的头发,蛮狠地一缕缕扯开看,痛...

【酒茨】恰似故人来 (长,一发完)

我刷出了什么?!!!!!!!先转,先转。

客人4:

*系列完结篇


前篇篇一篇二,番外篇三


*糖,神逻辑,OOC,HE


*HE大法好 



酒吞刚认识茨木的时候,觉得他大概有些不爱说话。


这倒没什么,很多人都不爱说话,只是不知为何他就看不惯茨木不爱说话,觉得他不该不爱说话,他要是不爱说话,就怎么看怎么别扭,于是就开口说了一句。


“你怎么不爱说话。”


茨木愣了一下,转过头来看着酒吞,看了一会,然后笑着说。


“以前当过一阵子哑的,一时半会还没改过来。”


就这么两句话,作为寒暄未免有...

【酒茨】百转千回 (长,一发完)

更了!我大晚上看的百感交集,真是百感交集,几乎痛泪流满面。之前的伏笔照应上了。
在此,我衷心恭喜鬼王大人集齐茨木童子碎片,今后,可要生生世世了。

客人4:

 *OOC


*神逻辑


算是个番外,方便理解请先阅读前文,篇一无恶不作 篇二献刀



他驾马回城,身后追兵千万,冒险驱马入树海,因那林中传言为鬼族之地,居万鬼,拥鬼王,人不能入,追兵止步不前,无人敢入林。


夜色寂寂,风中只有马蹄作响。


不消片刻,伏于林中的山匪蜂拥而上,饥荒战乱多年,这些人茹毛饮血,他与战马在其眼中就正是两块肥肉,他自马上拔刀而出...

【酒茨】献刀 (长,一发完)

昨天终于看懂了,哭死。

客人4:

*OOC


*神逻辑



那是一把旧刀。


大约用了有年头,刀身上有无数的划伤,似是砍过人骨,尖端缺了那么一点,大约是力尽之时,曾用以强撑着身体,而刀柄上有三道很深的凹痕,正好就在手指握住的地方,也不知是谁,竟这么大的力气。


这是一把杀人无数,饮尽鲜血之刀,一眼便知道,其主必定是一名武将。


大约是出生入死过,尽管这刀并不好,刀的主人却极细致地对待它,无一日欠缺地用上好的布擦拭,用油保养,用细刷清理刀鞘里的灰,在扫到刀柄的几道伤痕的时候,总要停下来若有所思地摸两下。


他是断然不懂这个人的,...

1 / 4

© pinewine已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