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ewine已末

已经快要完全不能控制自身的行为了。
有读童话的兴趣。
没有办法将脑海中的文字化为现实。
在现实里有些逝去的事物已经不再
属于我了。
但经常会出现往事重现的错觉。

【酒茨】献刀 (长,一发完)

昨天终于看懂了,哭死。

客人4:

*OOC


*神逻辑




那是一把旧刀。


大约用了有年头,刀身上有无数的划伤,似是砍过人骨,尖端缺了那么一点,大约是力尽之时,曾用以强撑着身体,而刀柄上有三道很深的凹痕,正好就在手指握住的地方,也不知是谁,竟这么大的力气。


这是一把杀人无数,饮尽鲜血之刀,一眼便知道,其主必定是一名武将。


大约是出生入死过,尽管这刀并不好,刀的主人却极细致地对待它,无一日欠缺地用上好的布擦拭,用油保养,用细刷清理刀鞘里的灰,在扫到刀柄的几道伤痕的时候,总要停下来若有所思地摸两下。


他是断然不懂这个人的,这样一把相貌平平,毫无特殊之处的刀,为何经得起他这样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角色天天打理,甚至也不肯换个好些的,但大约正是因为这个人对刀太好了,才生出了他这样刀中的付丧神来,在常年放着竹架的那间阴凉的房子里,越过纸门能看见宅中的小院,有泉水顺着竹管流下来,落进游着金色鲤鱼的池里,而他浑浑噩噩地从虚无之中凝结出来,懵懵懂懂地睁开眼,他的主人就在不远处纸门那里坐着,背对着他,平日里好高高扎起来的发披散着,安安静静地喝着酒,和煦的日光从外面照进来,在刀的,在他的膝前一丈远的地方,照出一个模模糊糊的明暗交接的线。


他跪坐在刀前,在阴影里,看见他的主人在阳光所触及的地方,背对着他,整个人沐浴在和煦的日光里,安安静静地听着流水声,又为自己倒了一杯酒,而他看着,看着,看久了,才想起来眨了眨眼。


这便是他们的初见了,只是他看着,那人却一直没有回头。


 


次日,酒吞府上乱作了一团,闹到几乎要掀翻屋顶,京城的几家武馆遭了殃,被他一个挨个去砸馆过去,托人问了府中的下人才知道,原来是丢了刀。


有人赶忙托了一等一的刀匠前去献刀去,都被他打了回来。


这样闹了七日,有一刀客上门拜访,旁人来赶他,他怎么也不走,门下的武士刀客挨个出来迎战赶他,都被他打得爬回去,赖了足又有三天,终于盼到酒吞不胜其烦亲自杀出来,却看这刀客竟是个白发金眼的异人,见了酒吞,如沐春风般眯着眼睛笑,仿佛见了老友一般,手上却是拔刀出鞘就砍过去,刀法熟练,且步步都是死招,酒吞没来得及骂,随手拿起靠在门旁的一根竹竿挡下两招,见吃力,这才认真起来,一刀劈过来时刚刚好用竹竿尖顶上去,竹身瞬间如烟花四散,挡在二人之间,再一使力,便靠着裂竹的韧力把那人弹得重心不稳,紧接着就一个步子被酒吞摁在墙上。


那人不怒反笑,仿佛是输得十分开心,随即双手捧着刀举到酒吞面前,正是宅中丢的那把,酒吞当即伸手夺来,松开压制,似乎是渴了转身就朝着屋正中的桌子走去,拿起酒壶给自己倒了杯酒,尚未喝下,眯着眼也不问什么来龙去脉,张口便说。


“你要何赏赐。”


刀客见他收了,笑眯眯地,突然半跪在地,抬头看他,是要他收自己为侍。


酒吞一手抓着失而复得的爱刀将美酒一饮而尽,低头捻了手里的刀穗,刀穗上有一铜铃,摇起来没有声响,大约是什么时候就掉了铃心,铃铛的缝隙那里有两个很小的字,茨木。


“从今往后。”他说道。“汝名为茨木。”


 


酒吞其实也并非他真名。


听闻因不是富贵人家出身,没有冠姓,因喜欢大江山鬼退治时鬼王的故事,便让别人唤自己为酒吞,以彰特立独行。原在京中源氏门下,年少有为善战善策,屡次随军出征,得敬重,欲封将军,却说厌了,以欲潜心钻研武学为由告辞,源家欲留他,软硬兼施,他人傲气,天皇老子都不放在眼里,最终只好放他归野,却不能离京,仍要为天家养武将,自然成了武家刀客们眼中的一条通天之路,人人都挤破头想要入他府中,为此用尽险招的数不胜数,一月有余,茨木都没能再与他见上一面。


门客多曾败于他手,亦知他投机取巧曾窃主公爱刀,皆道他是心思深重,到最后一方小院门可罗雀。


唯有一猫常来,门上武生无数,没几个懂的怜惜这等小玩意,只有他门院里最清静,往往是要把茨木的吃食挨个尝个遍,才许人上桌,一日突然打了个滚,肚皮一伸,化作了一黑衣小童,身后一双尾巴高高翘起,也不避讳,就坐在门前盯着茨木看,一双猫瞳如宝石。


茨木没曾想原来这个也是个妖怪,却见她盯着自己不动,心道她究竟是看什么。


那猫仿佛会读心一般喵呜喵呜地笑。


“我能是看什么?看稀奇啊,刀剑死物所化的妖怪都要把本体拿着不撒手,竟有你这样,拱手就送人的。”


茨木凭空被猫揶揄了一场,有些不悦地转头看向院墙之外,主院的方向,心里想的却是也不知道酒吞此刻是在干什么。


猫似乎当真能读懂他心,又喵呜呜地说道。


“还能是干什么?主公有才有貌,多情之名在外,好风流啊。”


茨木没听明白。


次日清晨敲锣打鼓,把他吓得连滚带爬地起来,原来是新妾入门,酒吞其人洒脱,哪怕是小妾,若是娶了,那就是明媒正娶地娶,他要敲锣打鼓,他要八抬大轿,他要左邻右里门生刀客纷纷起早,要挑上几个天还未亮便出了门为新妾抬轿,夜里摆宴,皆要来贺,一个都不能落下。茨木自打来了一月都未曾再见酒吞,思念得晕头转向,被人推着就进了敬酒的行队里,糊里糊涂地就排到了酒吞面前,眼里只有穿着一身纷繁复杂黑衣的酒吞,布料里镶了金丝,灯笼与烛火,衬得他整个人如在发光。


茨木看看酒吞,再看看他身边一身白衣的新妾,脸一红,一仰头就把手里的酒喝了个干净,喝得太急,醉的一头栽倒在地,只听周围哄笑一堂,围着他看稀奇一般地吆喝着,大喊着恭喜啊贺喜,百年好合,而茨木迷迷糊糊地听着,不知从哪里生出一段沾沾自喜,又不知为何从哪里冒出了一分凄凉之心,脑里一乱,转眼便睡了去,自然是不知道当时被敬了几百杯的酒吞,见他敬酒倒地,终于是慢悠悠喝干了手里的酒盏。


而等到他睡醒了已经是转天日上三竿,四下望去,竟然正睡在过去放刀的那个屋里,吓得爬起来摸了摸身上,发现有手有脚,地上也有影,不然差点就信了过去一月种种不过是南柯一梦,再抬头去看那平日里放刀的竹架,发现自己本体的那把旧刀根本不在架子上,赶忙回过头来往玄关看去。


酒吞正坐在不远处的纸门那里,周围散落着各种养刀用的小玩意,似是刚刚折腾完,怀里抱着刀,手中拿着酒,那个常放在院中树下的酒坛打开着,透着与寻常酒不同的香气,夏日里竟有丝奇特的幽冷,听到他醒了,也不回头,只给他一个背影,正如最初的那第一眼,而那条时而模糊时而清楚的明暗线越过纸门的边沿落在榻榻米上,把茨木圈在阴影里面,酒吞和刀则在那一边,蝉不知疲倦地叫个不停。


过了不知多久,酒吞拿食指敲了敲手边的空地,说道。


“既然醒了,就过来陪我喝酒。”


 


之后酒吞便常与他喝酒,也总是在那间屋里,酒吞总爱抱着那把刀喝酒,这茨木是知道的,醉后有时沉默,半个字不愿多说,有时易多话,独自念叨得长久,也不知究竟是对着茨木还是对着刀,在他看来,却是一样的。


茨木化形不久无甚见闻,也不在乎酒吞是不是记得他人还在这,只要酒吞开口,就听他从天皇老子说到棺材板子,心只觉得酒吞真乃天人也,世间万物,便没有他不知道的。


“那天你敬酒的,名为阿莲,”酒吞对他道,“京中布坊之女,先月其父病逝,欺负他家有女无子,堂兄过了法事就来占她家产,还硬要娶她,害她连夜逃出家,其善制衣,身上所着都是她自己手制,袖角裙尾常缝了铜铃,一步一响,我自酒肆出来,远远地便听见,一路寻过去。”


说到这里,他喝了口酒。


“这么一寻,便得了美人。”


茨木连连点头,酒吞看看他,又说。


“后来方知她心有所属,是军中一武将,原以为是战死了,昨夜忽来一书信,原来还在人世,我虽风流,见一个爱一个,但非要身边的满心满意都是我才好,若是不能,宁愿不要。”


茨木喝着酒听着。
酒吞端着酒看着前方,仿佛若有所思,“等出征的班师回朝我便把她嫁过去,我府上呆过的,嫁去了也是半个我的人,管他是什么王爷还是将军,便要好好待一世。”


茨木又点点头,酒吞看他良久,开口道。


“你是不是哑的?”


茨木红了脸。


酒吞皱着眉,看不出在想什么,他总一副高深莫测相,旁人都不知他心里装的是什么,这么端详茨木,突然就一笑。


“哑便哑吧,往后我说着,你就听着。”


茨木终于松了这根弦,酒吞平日心气高的眼睛从不落在人身上,大约也难有倾诉的时候,如今遇见个哑的,听了也说不出去,定是再好不过了。


真是没想到因祸得福,不由得为自己道行低只化形不能说话而高兴了起来。


可这高兴,却也没高兴多久。


 


那日班师回京,百姓夹道迎之,小妾阿莲清早便满院子地跑,她这一跑果真满院子都是铜铃声,响得人心里如有一秋,枫红霜飞,说不出的清洌,直闹得半个院子的下人都早起劳作,酒吞跟着她爬起来,天蒙蒙亮就迷糊着眼领她去城门口站着。


这一道去了,阿莲就再没回来,却又领回来个武士,浑身身着了甲胄,像是疏于打点,袖口领口都是碎的,腰间有刀,如刚从阿鼻地狱爬出一样浑身血腥气,入府脱了那身甲胄,却又一下子清秀起来,仿佛一个涉世未深之人,有些不自在地四下看。


门下的弟子刀客互相调笑,主公果然风流,只有茨木一个心里只想着今天阿莲走了,晚上主公肯定是要找自己喝酒,倾诉一番,于是早早就去酒肆买了酒,去了刀室,却见往日常是开着纸门今日却紧闭,里面似有人声,也没多想伸手就拉开,却见酒吞跟那武士在地上翻云覆雨,吓得把门一关,手一滑当场摔了一坛子酒,转身就要跑,却听身后纸门刷的一声又开了,酒吞衣衫不整地站在那儿,一副懒洋洋的样子,张口便喊了一句。


“茨木。”


茨木回过头来,不自在地乱看,酒吞好似是等了一阵子才想起他不会说话,就又说。


“算了,走吧。”


茨木如获大释,忙不迭跑出了院子,心乱如麻,静下来以后,又总觉得肚子里一股邪火,恨不得把酒吞砍了,他酒吞难道不是最宝贝他了吗?那院子难道不就是为了放他这把刀修的?当初一不见了就满城风雨地找上个几天几夜的,难道不是为了他吗?怎么这才几个月,竟然能把别人往他的院子里领呢?


越想越气,喝空了酒肆的酒,又悲从中来,想来想去自己本就是一把一无可取的旧刀,刀身有伤,刀柄有痕,刀穗有铃,铃又无声,府上无数名刀名剑,酒吞何许人也,一声令下,多少人捧着宝刀上前,凭何能独爱他一个?


越想越乱,心里一时片刻便得出了些乱七八糟的结论,子夜里跑回府里,也不回房,直直地就朝着那间别院去了,拉开纸门,这回空无一人,抬头看那刀摆在竹架上,径直走过去一手拿起来,作势就要砸断。


就在这时门前有人大喝一声,回过头去,见酒吞站在院里,人还在鲤鱼池对面,跳进池里趟着水便跑过来了,把刀从他手里夺了,胡乱训斥了几句,小心翼翼地护着刀左右看了看半点伤没有,这才抬起头来厉声问他。


“你这是做什么!”


茨木口不能言,急得直跳脚,酒吞被他气得都没了脾气,拉着他就往书房走,胡乱磨了两下墨石,把笔丢给他。


茨木歪歪扭扭地就写,这刀一无可取,主公武学盖世,当配宝刀,不能被其所拖累,茨木忠心耿耿,欲为主公除患云云。


酒吞拿着那张纸看了半响,嗤笑一声把它揉作一团,一手拔刀而出,指着茨木就劈过去,茨木弯腰一躲,随手拔出墙上挂着的饰刀就是一挡,被酒吞一刀震得直退了三步去。


酒吞一手执刀,对着他冷笑,“今天我就叫你看看,我酒吞的刀是如何!”


茨木一下就醒了酒,只觉得浑身都烧起了战意,也握紧了刀柄迎头而上,恨不得跟酒吞战个三天三夜。


最后虽没能打个三天三夜,三个时辰也是足有,酣畅淋漓之后这书房已然是毁的不成样子,茨木本喝了酒,到最后力尽爬都爬不起来,还想再打,被酒吞摁在地上,看他手在眼前,张口就咬,酒吞一惊,作势就要用刀柄砸他,却见他叼着自己手,眯着眼笑得成两弯明月,一瞬间睁大了眼。


过了一会,慢悠悠地开口道,“你可知道我这刀有何故事?”


茨木摇头,没化形的时候没的意识,只记得自己常伴左右,刀不离身。


酒吞往地上一座,盘起腿来,朝着茨木一笑。


“当年本大爷不过山间一毛头小子,沉迷酒色,游手好闲,身上之物身侧所伴,一件件皆失了,最后单单剩下这刀,成色太差,又没烙落刀匠名号,卖都卖不走送都送不出,回过神来,我身边竟除了此刀再无一物,才骤觉自己真是虚度光阴,于是潜心钻研武学,成了一方大将。如此,这刀便是于我有开慧之恩,若非此刀,我定不会振作。”


说到这里酒吞顿了一下。


“日后这刀又随我征战无数,水里趟火里过,不知多少名士恶徒死在这刀下,为我立下汗马功劳,久而久之,有了这些剔骨痕,正是被斩断的颈骨所划,我力尽之时,此刀为杖,支撑我不倒,我意气风发之时,此刀为马,送我行千里。”


“茨木啊,你听好,这刀便是我的命,我酒吞一生一切皆系于此,你今日听我此言,日后见刀如见主,这刀,你便要拿命去护着。”


“你可听明白了?”酒吞问道。


茨木点了点头,满心满意的都是无边的欢喜。


 


那日以后,二人虽是主仆,却有一分情谊,酒吞心大,尤其不屑世间规矩,茨木阅浅,别人使绊子也都看不出,令旁人仿佛拳头打在棉花上,没几日,那个领回府来的武士来与茨木切磋,大打一场,败得心服口服,也算是相识了。


那武士左右端详他,说道,“依我看,酒吞大人虽好,总不能做一辈子门生,男儿志在四方,你若答应,我便去替你寻个位子。”


茨木想了想,用手指沾了酒,在石阶上写道。


“你不是恋慕他?”


那人点点头,又摇摇头。


“我慕强者,能一统天下。”


茨木顿时想起酒吞醉中所言,愿得一人心,满心满意都独是他。


不日有皇亲国戚来府中,说要看刀舞,酒吞便叫那武士上阵,另要选人对手,从门生里喊来了一个刀法精进却唯独低他一头的小子,可那武士听了人选,二话没说跪下就报了茨木的名字,酒吞也不推脱,就叫人把茨木领上来。


茨木被人莫名其妙地推进了刀阵,左顾右看,只见对手已整装待发,客席上之人浑身绫罗绸缎,酒吞只顾喝酒,喝完一壶,仿佛这才想起来茨木没刀,把身上的刀往他那一丢,反手接下,正是那把旧刀。


开阵鼓一响,双方拔刀出鞘,足足打了一炷香功夫,最后竟是茨木败了,那武士来不及不可置信,座上贵客已经拍手叫好,命人将他收归天皇门下,不多一个时辰连行李都命人收好,夜里便也已人去屋空。


茨木早早地去酒肆买好了酒,去酒吞屋里共饮,一进门酒吞就先要刀,茨木笑了笑,把刀双手呈上,酒吞大约不知道,他心里觉得仿佛是没有比这更好的事,他就是刀,刀就是他,他捧着刀献给酒吞,这世间绝对没有比这更欢喜的了。


酒吞看了那刀一会,突然开口,“你可知道今日若是赢,日后便是飞黄腾达。”


茨木笑着一个劲摇头,酒吞长叹。


“茨木啊,你总这么傻,以后可如何是好。”


这一句说得悲凉,听得茨木一个激灵,转过头来,酒吞却已是又在饮酒,那坛他常放在院中的美酒,只凭他一人喝,哪怕茨木要他也是不给的,只是不知为何,那酒仿佛取之不尽,总也喝不完一般。


“说起来,今日,我遇到一奇女子。”喝完一碗,酒吞突然又笑道。


他说着,茨木便听着。


后来这奇女子娶过门时的车还是茨木抬的。


酒吞不喜神礼,从不跪神佛,也从不入神社,连遇见路边地藏都要绕道走,观礼便是在府中殿里,新妾是个身材高挑的貌美女子,一双眼明亮得像月,看着酒吞的时候,满满的都是无尽的光彩,茨木在底下看着,心里满足,觉得这一回,这一回这个人总是要陪在吾主身边了,一生一世,生生世世,总算是要填了他的寂寥。


新妾是个不拘小节之人,正如酒吞所说是个奇女子,嗓门奇高,性情奇烈,力气奇大,府上一半的门客她赤手空拳就能揍得在地上哭爹喊娘,高兴时哈哈大笑,隔着个院子都能听到,酒量千杯不醉,酒吞都不一定喝的过她。


“吾夫门下的,可不能这么不能打。”她常打败一人便先这么说一句,随后便对酒吞一通夸赞,有时口无遮拦的常听得人脸色红一阵白一阵,有面皮薄的直要骂她是浪荡痴女,她也丝毫不怒,只又笑道。


“吾夸赞吾夫,岂不天经地义。”


众人皆说,这一个大概是能在府上常留了,酒吞虽纳妾无数一直无妻,日后她大概就是这府上女主子。


酒吞这些天也是心情颇佳,隔三差五仍是与茨木饮酒,都不必茨木去买酒了,自己带着佳酿便上门,那酒据说是新妾手酿,甜得入骨却是异常烈,洒在鲤鱼池里,顿时醉了一片鱼蛙。


茨木见酒吞高兴,也跟着欢喜,欢喜便贪杯,跟着满池的鲤鱼一并醉过去,迷迷糊糊地便听着酒吞在旁边自言自语。


“幼时曾有人为我算卦,说我一生情劫无数,当时父母尚健在,忙求他破解,他却说别说要解,几辈子都吃不完,躲也躲不过,解也解不开,纵使一生所爱不知多少人,最后也是孤独终老,此生如此,来生亦如此,双亲大怒,要轰出门,那人却不肯走,朝我大喊,丹波大江山有一枫树,枫叶终年不落,树下有墓,墓前有刀,墓中有酒,刀能护我命,酒能解我情,一刀下去断恩怨,一口入喉解相思。”


“茨木啊,你可知我究竟是犯了何罪,要几世遭此劫?”


说完以后,茨木迷迷糊糊地被他推起来,仿佛是非要他说个所以然不可,茨木已经困倦的不得了,手指沾了墨,在地上胡乱写了几个字,也不知是写了什么,只知酒吞看了就不说话了,夜色沉沉,他睡了过去,醒来已是第二天早上,自己竟是在地上睡了一夜,揉了揉看了看地上,却见自己写的是“负一人心”。


自那日起,酒吞便没再来找过他,茨木偶然得见便是与新妾出双入对,脸上常带笑,再也不喝那院子里的酒,只喝她一手所酿,醉得好似那一日池塘里的鱼,茨木存的几坛子酒没了去处,也学酒吞全洒在池里,虽醉不得一池,也能浮起几条鲤鱼,那猫小妖闻味又寻了过来,一身黑毛油光锃亮,也不知平日是吃的什么,窝在池边用爪子去捞。


捞了一阵,回过头来看着茨木,过了良久,变回猫形窝进他怀里,似是安慰又似是讨好那样地用脸颊蹭他的手指。


冬去春来,女子一病不起,缠绵病榻十数日,元宵的灯笼摆了满街,映照得夜色如昼,她看着酒吞眯着眼笑,双目弯如新月,满眼都是数不尽的光彩,亥时刚过,长眠不再醒。


 


这一回,酒吞便是连她下葬都没能爬起来,管家按妻礼葬之,棺木是茨木抬的,没想到她是自己抬进门来又是自己抬出门去,棺一落,茨木哭得比谁都难看,泪水鼻涕止不住的流怎么也擦不干净,仿佛失了挚爱的不是酒吞,而是他。


他若能入阎罗殿,要去找阎魔评理,要把判官打得跪地求饶,要把鬼使生拆了来吃,要他们哆哆嗦嗦拿着笔,把这人所有劫难皆一笔勾销,从此以后事事顺风顺水,世世有所爱相伴,哪怕他自己为此万劫不复,都在所不辞。


之后一月酒吞都把自己关在房里不肯出门,送进去的饭菜常是怎么送进去怎么送出来,连酒都不肯喝,茨木敲他门,他装听不见,茨木急得在门口大哭,只恨自己为什么不能说话,要是能,他要喊,要骂,要骂得酒吞羞愤难当,他这样的人物,怎能终日沉湎于过去,怎能不重振雄风,酒吞气着了,兴许就给他开门,再与他大战个三天三夜。


可最终茨木也没能等来酒吞大战三天三夜,在他门口餐风露宿了三个月余,再也无计可施,跑去他那别院,一手拿了那刀一手抱着那酒踢了酒吞房门,二话不说上前就跪下,如同拜神一般,额头顶着青石面,将酒推至眼前,然后双手将刀高高地呈上去。


刀是你的,酒也是你的,我也是你的。


酒吞以为他醉了,其实他听得清清楚楚,酒吞当初叫他听着,他哪怕是醉了,也不敢不听。


而此刻他不敢抬头看,不敢动一下,举着刀的手都发酸,他知道酒吞就坐在不远处看着他,却不理他。


也不知是过了多久,久到这双手都没了知觉,他才终于听见酒吞走过来,随之手中一轻。


刀出鞘的一声比过去有些钝,终究是有一阵子没打理了,紧接着,那旧刀的刀刃便贴到了他的脖颈上。


于是他终于是抬起头来,生怕这就是最后一眼,酒吞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即使为情所伤一副脆弱的样子,也仍旧是气势逼人,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你若不想死,”酒吞说,“便抱着这坛酒出去。”


他自然是不肯走,跪着不动,如同是在讨杀。


酒吞这么看了他良久,眼里尽是茨木看不明白的神色流转,仿佛惋惜,仿佛狂热,带着一股狠劲,又满满的皆是茫然,竟然比旧刀所化的茨木,还要有一分鬼相。


直至茨木跪到以为自己今天是必死无疑,酒吞却一下把刀插在了地上,端起酒坛来仰头便灌了下去,仿佛永喝不尽那般喝了许久,喉结上下抖动,酒撒了一地,顺着胸口流下来,喝了一半突然往茨木身上一倒,将他浑身淋了个透,随即开怀大笑,仿佛再无烦恼。


 


从后二人又是常常喝酒,而酒吞也不再忌讳那坛,平日里仍是坐在那间别院里与茨木常喝,茨木有时想起那酒与众不同的香气,想讨一杯,酒吞只笑着摇头。


一日醉酒,酒吞问他,“那日我要是真动了杀心,你可怎么办。”


茨木用手指沾了酒,写到,杀便杀,来生我再来寻你。


酒吞一笑了之,“世人都好开口就说来世,来世哪有那么容易。”


茨木想来也觉得自己是见识短浅,时后去寻了那小猫妖,问她妖鬼可有来世。


那猫舔了舔爪子,似是不愿说这死啊死的晦气事,最后拗不过茨木,还是说了。


“转世自然是有的,若是生灵所化,还能转成生灵,若是死物所化,能化形说明也有些道行,也能转成个人啊猫啊狗啊或者别的妖,全凭阎罗一张嘴,可妖鬼跟活人不一样,本就是灵体,要是死的不干净,吞了,撕了,吃了,那就只有囫囵丢进轮回里,有多少片就转生多少,每个都得一片他,每个又都不是他了。”


茨木想了想,若是死在酒吞手里,大约算不上不干净不利落,也就安心下来。


再入夏时,酒吞又恋上一人。


那是一少年,听说已近弱冠,却总长不开,似一副十三四的样子,邻里谓之有异,讹为鬼子。


大约是生的确实太瘦小了,是酒吞抱着进府来的,茨木看了,是个天生白发的白子,他一刀妖生成这样倒也无所谓,一个人子生成这样,大约是吃尽苦头,于是也常去集市上寻了些点心,都拿给他吃。


那鬼子起初是乖乖的,给什么拿什么,喂什么吃什么,日子久了,可算是养胖了一点,不知怎得,却是怎么也不亲酒吞,反倒是喜欢和茨木在一起,大约是觉得两人都是白发,生出一分亲近来。


只是鬼子不识字,茨木又不能说话,两人坐在一起只能胡乱比划,常常也要酒吞在才行,没曾想那孩子看着天真无邪,实际却是个心思深沉的,说起年幼时被父母所弃后的经历,简直令茨木大开眼界,方知人心竟然如此险恶。


酒吞听了这些却不似茨木那么惊骇,反倒笑起来。


“人常将恶名安在恶鬼头上,却不知恶鬼皆为人所化,这么算来,人才是世间最恶。”


那少年低着头,看不出在想什么,半响,低着头小声说,邻里亲人常骂他是鬼子,要化恶鬼的,他常是真心希望是真的,如能化鬼,要回来报仇。


酒吞听了又是一阵大笑,问坐在一旁斟酒的茨木。


“你说做人和做鬼,哪个更好?”


茨木放下酒壶,认认真真地想了想,在石桌上写了个“人”字。


酒吞勾嘴角一乐,拿起他刚倒满的酒一口干了,直骂道。


“傻茨木啊。”


茨木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就傻,但酒吞这么说了,那大概就是傻。


一日酒吞不在,那少年对他自言自语,“你可知我明知那位大人喜欢我,为何迟迟不肯应?”


茨木正托着脑袋打瞌睡,被这一句说醒了,迷迷糊糊地摇头。


“你可知他有一把妖刀。”少年说道。


茨木又摇摇头,府上刀是不少,他自己也算一个,可有妖刀还真不知道。


少年低着头看着水塘里的鱼,声音带着年幼尚未变声的清脆,却又闷闷的。


“是坊间所传,据说是酒吞大人最常佩戴的刀,去年闹得满城风雨也就是为了寻回这一把,据说那刀看着平淡无奇,还满是伤痕,却只有在他手里刹那就能变作一把削骨如泥的宝刀,当年酒吞大人刚来京城时,恨这刀恨得要死,常说这刀晦气,毁他一生,要卖,要当,最后都机缘巧合又回到他手里,要砸,要融,却又异常耐折腾,当年同僚的曾见酒吞大人拿刀去砍石,切骨,搞得刀浑身都是伤痕,就是不断,愤恨难耐,竟然生生把刀柄握出凹痕来,就问他,刀客多视第一把刀为珍宝,为什么他这么恨这刀。”


说到这里,那少年终于是抬起头来,却见茨木听得睁大了眼,竟有些骇人,便不再卖关子了,开口说道。


“酒吞大人说,此刀,斩了我毕生所爱。”


那之后茨木也不知他是又说了什么,只知道自己跌跌撞撞地就出了门再也没回头。


 


他在罗生门窝了三天,跟那些浪人混迹在一起,他听说过没主又没职的野刀客就是在这里做卖命的营生,他想,从今往后我也是一样。


直到酒吞亲自去把他从野人堆里刨回来,指着就骂了一阵,然后扔上马车。茨木倒是头一回坐马车,到门口的时候突然想起来过去新入门的小妾,是不是也是这样看着这宅门的?


酒吞把他拉到书房里,训斥他。


“你怎么回事,只有我赶你走的份,轮不到你自己跑。”


他嘴上说的狠,却低头给茨木磨墨,磨的极细致,黑色的汁水晕在碟子里。


茨木写“听说那刀斩了你此生挚爱,害你孤独一生”


酒吞看了,也不遮掩,说道。


“正是。”


茨木一下就急了,几乎要上去和他大打出手,也顾不得拿笔,手指沾了墨汁就写,歪歪扭扭的跟鬼画符一样。


“你怎么骗我呢?”


什么开慧之恩,相伴多年,生死与共,竟全都是假的。


酒吞看了他半响,这才一口气叹出来,说道,“我怎么就骗你了?”


又见茨木不认,无计可施地看着茨木,看了一会,突然就笑了,问道。


“你可想过与我共度一世?”


茨木急忙要点头,岂止是想啊,他岂止用想,在他还没手没脚不过一把旧刀被摆在竹架子上时,就天经地义地等着。


可是他一下子就明白了,他想起走路有铃声的阿莲,想起那个爱慕强者的武士,想起那个大嗓门好吹嘘夫君的姑娘,想起那个苍白瘦弱的少年,想起那个锣鼓喧啸的晚上,一口便把他放倒的酒,酒吞口中的这个共度一生,跟他想的不一样。


他终究不是人。但他想起酒吞问他想当人还是鬼时,他用手指写的那个“人”字。


酒吞也不逼他,笑了一会,却见他拿了笔,一笔一划地写给他。


愿意。


酒吞看了那字良久,茨木笔法缭乱,总要人看很长时间,终于又开口问他,声音里是数不尽的柔情。


“怎样的愿意?”


茨木又提笔就写,你若尚武力,我欲为刀,你若好云游,我欲为鞍,你若善风流,我欲为铃,你若愿逍遥,我欲为酒。


酒吞看着他一笔一划地写,一笔一划地,仿佛一口气已然勾勒了几世之生,沉默良久,突然一笑,却道。


“茨木啊,我欲为人,你亦为人,我若化鬼,你亦化鬼,切记,不要再忘了。”


“至于今生,一世而已,不足挂齿。”


一句话说的茨木遍体生寒,仿佛他已经看破了生死。


没有几天,东窗事起。


那鬼子与酒吞大吵了一架,隔着院子都能听见,那总也长不大的孩童般的嗓子,呜呜咽咽地。


“你为何不杀我?”那鬼子问他,“你不杀我,要招来杀生之祸。”


酒吞不说话。


那孩子就跑了,茨木也不奇怪,总觉得这一个总而言之也是留不住,他大约也开始信旁人说的话了,酒吞确实是天命风流,留不住人的那种,看他跑了,不知为何竟冒出一点欣喜来,夜里又买了酒去与酒吞痛饮,酒吞这一次满脸的淡泊,仿佛也是真的不在意一样,但是茨木看见他手边除了寻常酒肆的酒,还摆着那酒坛。


这一次,也是酒吞说着,他听着,这一夜酒吞讲的是个百年前的传说,大江山鬼退治的故事,说的精彩,跌宕曲折,听得茨木直入迷。


但当说道那为非作歹的酒吞童子被砍下头颅时,茨木有些不高兴地拉了拉他袖口,大约是与他主公同名,觉得有些晦气。


酒吞也不点破他这点小心思,又满了碗酒,也不急着喝,而是看着茨木,一双眼带着笑,嘴角好看地勾起来,茨木看着他,突然就觉得人间至美,不过如此。


“茨木啊,”他说,“你可知道,人死了或化鬼,或转世,妖鬼死了,又当化什么?”


茨木摇摇头。


酒吞见他这样,却把手里的美酒递给了茨木,“你喝了我就告诉你。”


茨木自然仰头就一口干。


酒吞见他喝了,便说道。


“妖鬼本也就是死界之物,身死了,在地府里把罪还了,也能入轮回,却不似人那样,一碗孟婆汤就能断念,执念太深的要破执,不破执每走一步都是疼,往轮回之路,旁人一步,我如千里,走到路前,便已经疼得忘了前尘旧事,可以转世了,可也有那不走运的,或被人吞了,或被人害了,死得太不干净利落,被业火烧碎囫囵丢进轮回里,随千百个人一并入轮回,于是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无数人,每一个都有他一分,每个都像他,每一个又都不是他,一分一分地去找,一片一片地去寻,想再续前缘,谈何容易。”


茨木点点头。


酒吞却仿佛无意再说下去,亲自给茨木又添了一碗酒,说道。


“喝酒。”


酒不醉人人自醉,两杯下去,茨木觉得今晚的酒仿佛格外烈,也不知是怎么的,醉得如此快,迷迷糊糊地,就看见酒吞伸手抬着他的脸,左右仔细地端详着,突然一笑。


“茨木啊,我一生所爱无数,个个都付了真心,依你看,可曾负过哪个?”


茨木摇摇头。


酒吞又问,“可算得上是真风流?”


茨木迷迷糊糊地又点头。


酒吞似是终于高兴了,继续又说下去,他说的时候一手抬着茨木的脸,一手拿着尚满的酒盏,笑得无比张狂。


“酒吞童子的美酒,我偷来,一喝就是十年,而酒吞童子的刀,我也偷来,一藏就是一世。”


茨木想点点头,想赞他说得皆是对,却太醉了,迷迷糊糊地就睡着,入睡前一刻突然觉得,仿佛跨越年岁,在哪个久远的地方,他也曾是千杯不醉的海量,只是不知为何,一觉醒来,再也没了那样的气魄,只想做一把好刀,一生一世地,在离那人不远的地方落灰。


 


等到他真的一觉醒来,竟睡在罗生门下面,一手握着那刀,一手抱着那酒,一刹那他以为一切真的都是梦,什么酒吞,什么旧刀,不过都是大梦一场,他不过是个无主的野刀客,做了一辈子刀口舔血的营生,将死之时,梦了一个好梦。


直到他听到有人说,酒吞将军今天午时斩首了,门客树倒猢狲散,是满门抄斩,却也没几个。


等茨木跑到法场去时,地上有血,架上挂了尸,他挨个看了,哪个都不是他,几乎是要急得眼里仿佛要冒火,真一眨眼,落下来的却是泪。


有人仿佛就在那儿等着他似的,见他来了,塞给他一封信就跑了,他赶紧打开,确是酒吞的笔记,说的是他功高盖主脾气又不好,被人设计下套,早知会有今天,不必挂念,但有一事相求。要他将那酒送去他生前无数情人面前,一人一碗,以解情忧,最后一碗,要他自己喝了。


茨木浑身发抖地读完,仿佛耳不能听目不能视,简直一下就要跪倒在地,可他不敢,他抱着酒吞的酒,拿着酒吞的刀,这两样就是酒吞的命,他哪敢松手。


于是他挨个地去跑了无数人家,有青楼女子,有马厩小厮,有教书先生,有庙中沙弥,他一碗一碗地送酒,看着那些曾与酒吞有一段前缘之人或大笑,或大哭,或哭笑不得或边笑边哭,最后都将那酒一口喝了下去,最后寻到的是那个被称为鬼子的少年,那少年见了他先就跳了起来指着他就骂。


“你怎么这么傻,竟然还不明白,我就是那个被送进府里害他的!”


只见茨木已经听不进人话,只知道拿着酒要他喝,那鬼子大笑一声,又说道。


“我欲化鬼,不入黄泉,你且跟着鬼使走,黄泉路上,你去找他。”


说罢冲上来一把就拔了他的刀,往脖子上一划,自刎而死。


片刻只有,有一黑衣人手执大镰出现在眼前,对着那新死的鬼童子说了一句。


“时辰到了,上路吧。”


茨木冲上去便朝着那鬼使一刀砍下去,竟生生震断了他手里的大镰,两招即胜,将那勾魂鬼使逼入绝境,一把刀架在他脖上。


不知哪里又急忙窜出来一个手执招魂幡的白衣鬼,对着他高声道。


“刀下留人,茨木啊!酒吞尚在人世!”


午时,有人独闯天牢,手中一把旧刀,背后背一酒坛,一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人看似单薄却力大无穷,刀看似钝却削铁如泥,势如破竹仿佛一人抵过千军万马,杀到牢门前,已然是浑身是血,糊得眼睛都是红的,曾如明月,如今,却似血月。


刀斩断了牢锁。


酒吞站在那里,虽在牢狱之中,却有睥睨众生之势,茨木跪下来,把酒坛放在他面前,一双手握得太狠,刀柄全是血,却是稳稳当当地,高高地将刀举起来,献在酒吞的面前。


外面哀号遍野,有锣鼓声,似是在唤救兵来。


酒吞问他,“我说了,最后一碗酒,是你喝。”


茨木不动。


“你将刀献于我,可想过自己如何脱身。”


茨木仍是不懂。


酒吞叹气,似有遗憾,“我早告诉你,一世而已,让你去送酒,一碗渡一人,渡百人,来世终能化人,生富贵人家,一生平安,可惜了。”


说罢,伸手拿了那满是伤痕又满是血迹的刀,茨木这才倒下,双手撑地,似是已不能再战。外面人声四起,似是救兵已经杀来,酒吞舞了一个刀花,却也不急着动作,弯下腰来又问他。


“可愿于我再约来生。”


茨木一乐,以血代墨在他手心里写,四个字,笔笔划划层层叠叠,很快就化作一片血渍,几乎看不出写的什么。


生生世世。


酒吞哈哈大笑,突然一手抄起手边的酒坛,豪饮一口,然后捏着他下巴就咬上去。


那酒的味道,原来他竟是喝过的,正是那日锣鼓喧啸纳妾的祝酒席上,浑浑噩噩之中,有人塞给他的那碗。


 


一觉醒来,他仿佛是又在那放刀的院里,周身再没有了浓重的血腥气,池水已平,石泉已枯,房屋破败,连石阶都已被青苔所碎,仿佛已过了足有百年。


有人端起刀把玩,擦了擦他浑身的灰,然后一手拿起刀穗,打量着上面的那枚铜铃。


半响,不知是从哪里摸了一枚铜珠子,小心翼翼地,塞进那铜铃里,捧在手心里,轻轻地一摇。


呤。


他终于是睁开了眼睛,从浑浑噩噩地从虚无之中凝结出来,看着眼前的人。


然后笑道。


“吾友。”


 


Fin.



评论
热度(3767)

© pinewine已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