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ewine已末

已经快要完全不能控制自身的行为了。
有读童话的兴趣。
没有办法将脑海中的文字化为现实。
在现实里有些逝去的事物已经不再
属于我了。
但经常会出现往事重现的错觉。

【双黑】雪山里的冬至 第五章(完结)

能坚持看到这里的读者,真的非常谢谢你们!

 

千代子的日记∶
今天发生了很多事情,现在脑子还是乱糟糟的。
从头写起吧。今天是冬至日,是我和樱子计划去山下的世界的一天。
我们早早地在和服袖子上系了一块黑纱,四点就起床开始着手准备。那时樱子的神情不太对劲,她显得十分犹豫和不安,而且她的行李似乎准备带的太少了,衣服只带了一件常服,两件里衣,外面世界穿的服装几乎没有准备。我觉得很奇怪,问她要不要多带一些衣服,毕竟一连好几天她都在补她原来的衣服,几乎所有的衣服全部修补了一遍,我以为她是要穿到山下去。她摇摇头,说不用了。
这时楼下突然炸开了锅,老板娘在下面急急地喊我的名字,我赶紧跑下楼去,老板娘满脸歉意地说∶
“抱歉了千代子,我不方便叫樱子下来,她身上还有孝。虽然你今天要陪她去山下做丧事,但我希望你能现在去一趟中药店,一定要快,把大夫叫过来,现在中药店的大夫也懂西医的。”
我接过单子和手电筒,把单子塞在和服腰带里飞快地跑去药店,天色还没有亮,黎明前夕山路黑压压地一片,手电筒的微光在跑动是抖的很厉害,我甚至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去找大夫,是谁生病了吗?
我回忆了一下在一起工作的朋友们,都很健康,有着田家姑娘铁打的身躯,不会是她们。而且就算有病,也应该是送到村子里个人的家中。那就是客人生病了,说道生病的客人,难道是中原先生?他是咳嗽的很厉害,我和樱子一度猜测他是不是有哮喘,但又否定了,哮喘比这样的咳嗽还要更严重。但他是病情恶化了吗,这样急的要请医生。
等医生看完单子,来到旅馆时,天色已经渐明,我看见日出的红云从山峰间飞出,但日出的太阳被山峰挡住了,什么也看不见。医生急匆匆地被带到楼上,我也跟了上去,果然是中原先生的房间。但奇怪的是,迎接医生的是中原先生本人,他似乎着急的要命。
还有别的病人吗?我这样想着,从门缝里窥探了一下,发现中原先生的房间里还有一人,估计是同地区的太宰先生,他们似乎是好友。这一看可不得了,我吓了一大跳,我看见太宰先生双手缠满绷带,就像是烧伤病人一样,受了这么严重的外伤怪不得要请医生。
医生进去后拉上门,却叫我在外面等一下,待会儿有事要我帮忙的。我着急回去看看樱子,可是却被限制在这,即听不见里面讲了些什么,在外又无事可做。我着急啊!咬着手指甲,却毫无办法,我在心里骂了那个目中无人的医生千万遍,可有什么办法,还是得等待。
但从房间里传来的只言片语听来,听起来似乎又不是烧伤这么回事。太宰先生的声音悠闲又轻松,反而是医生的声音十分紧张和吃惊,中间夹杂着中原先生一两句训斥太宰先生的话,倒是听的很清楚。太宰先生听到这时,甚至还会大笑几声。
这时医生拉开了纸门,满脸懵样,里面中原先生正揪着太宰先生的衣领痛骂他∶
“你还有的选啊!等下不管什么东西端上来,你都要给我喝干净!听到没有!烦死了老子会和你一起喝!”
医生选在他们吵嘴的缝隙飞快对我说∶
“你下楼把药钵子拿上来,我带了药剂,天哪……我期望以后可以遇到正常一些的客人。”
我匆匆忙忙找出了药钵子带给医生,总算没我的事了。
我急急地回到我的小阁楼上,离原定的出发的时间还有一个半小时,我和樱子要加快速度了。
然而我来到阁楼上时,里面却空无一人。我的行李已经被打包好整齐地码在我的床边。
樱子?樱子你在哪里?
我迟疑地走向樱子的床位,却发现樱子的旅行包箱已经不见了,樱子自己提前走了吗?怎么可能!
不可能!樱子不可能这样独自……
我发现我的行李上放了一封信,我赶紧拆开来看。是樱子写给我的∶

对不起,千代。
我要提前走了。之前一直把你蒙在鼓里,因为我不知道如何向你开口。我这次下山,是要去结婚的。
准确的说,是私奔。父母反对我和他的结合,对,就是那位经常来听我弹琴的相田先生,我其实早已偷偷吃过他盘子里剩下的菜肴。
千代,我的衣服这几天全部补好了。留给你,你不要告诉别人我的消息。我不用这些衣服,我马上就要穿上婚礼用的服饰,去拜见婆家了。
车票我帮你买了下午的车,在信封里,你抓住这个机会下山玩玩,不要在意我。我很快乐,这样不被允许的爱情让人激动而不安,充满诱惑力。相田是个很好的人,他比看上去要细心多了,他安排的很周密,我很喜欢他。
千代,如果你不愿意继续在村子里,我认为出来看看外面的世界也很不错。也许很多人会骂我悖德,说我是个轻浮下贱的女人,没有传承传统文化,背叛父母之类的。但我觉得我的选择是正确的。
外面的世界比村里的世界更加充满机遇和挑战,我们不用一辈子去处理腌制品,去花一个冬天织雪纱。我们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事情去做。
再见了千代,祝你幸福。

我看完信后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但在看完全信后,最让我感触深刻的一个想法是∶
“以后再也见不到樱子了。”
除此之外,我没有任何其它想法。我哭了,泪水打在信上。
樱子没有了,我哭的死去活来,几乎持续了整个上午。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走,樱子走了,我也不太想留在这里,可是我也不敢直接跑到山下去找工作。我害怕未知的世界会把我给吞噬掉。
临近中午时,厨房里来人叫我去搭把手,端菜到中原先生的房间里顺便把药钵子拿回来。我浑浑噩噩地端着托盘往上走,心里一团糟,童年时代的事情浮现在眼前,在地里挖芋头,夏天夜里在山上看烟花,还有去神社扔香油钱。
神情恍惚的我来到中原先生的房间,他正在和太宰先生搭扑克牌塔玩,太宰先生一直絮絮叨叨的在诉苦∶
“中药难喝死了,中也真是太坏了,逼着我喝那么苦的东西,我宁愿得……”
“妈的太宰!你给我闭嘴!我也喝了中药也没向你这样抱怨!这一局如果又塌了你就给我滚回去!”
中原先生失态成这样,现在想来真是好笑,他一直在我们面前是一个沉默而有素养的人。但当时我居然没有任何感想,只是机械地把餐盘放到他们身边,带着药钵子准备离开。
我站起来时失手打碎了药钵子。
中原先生和太宰先生向我这边猛地看过来,我一下子紧张地麻木了,颓然跪坐下,语无伦次地向他们道歉∶
“实在对不起,我会处理好的,对不起……”
中也先生把手中的牌一收,叹了口气向我挥挥手说∶
“行了行了,你先走吧,我叫别人来收拾。”
他这时看了一眼太宰先生,恶意地又加了一句∶
“我要把打碎东西的罪过全部推到这个混蛋身上。”
我觉得事情变得奇怪起来,我茫然地望望中原先生又望望太宰先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我在想他们是刚刚吵了架吗?但为什么又会在一起玩牌呢?
太宰先生还是一副笑眯眯地样子,他对着中原先生说∶
“如果不是中也要喝药也不会有打破的问题出现,所以中也才是罪魁祸首吧。”
中原先生刚要发怒,他黑着脸把手里的扑克牌给捏变了形。这时太宰先生突然发现了什么,他在中也爆发之前问我∶
“诶,小姐,你哭过了?”
可能是我忘记上妆了,被他发现了这一点。我点点头说∶
“不过不是因为这件事,先生。”
太宰先生问我是怎么回事,我明知道他在转移中原先生的注意力,但我还是说了。中原先生也发现了这一点,但他顺水推舟,不再生气,像是找了个台阶下。
在故事说完后,太宰先生的表情变得十分微妙,感觉是有一点愧疚和尴尬,他依然用微笑在掩饰着,只不过这份微笑看起来像是苦笑了。中原先生听完后低下头,默不作声。气氛渐渐变得很奇怪,让人害怕。太宰先生看着中原先生苦笑着,不说一句话。
最后,中原先生突然打破了僵局,他问我∶
“你恨你的朋友吗?”
不,我怎么会恨樱子呢?
“一点也不,先生。我只是伤心我再也见不到她了。”
中原先生往桌子上靠着,顺手倒了杯茶喝,他说∶
“我原来也有关类似的经历,有个伴侣(他把这两个字咬的很重,值得一提的是太宰先生听到这个词是表情突变,似乎被电击了)也是突然走了,也没留下任何信息。不过,要知道……”
中原先生回头看向了太宰先生,感觉他既在回答我的问题,同时又在说其它的一件事情。
“像这种大胆嚣张的家伙不管去哪里,都可以从人群中一下子嗅到其嚣张的味道,一下子就能够被找出来。是不是?太宰先生?”
太宰先生的表情舒缓下来,他侧着头看着中原先生,眼睛里全是笑意,点点头说∶
“看来是这样的呢。”
“所以说,我能够遇见樱子吗?”
“肯定能的,只要你去找就一定能找到的。”
太宰先生对我这样说,中原先生在旁边哼笑一声,看着我点了点头。他说∶
“在最后我们还是相见了,虽然总是看他不爽,而且他这个人又傻又神经病,每天还总叫着要自杀。但我们的确又重新确认关系了。”

我之后离开了,也不知道药钵子和两人后来怎么样了。不过他们的话给了我希望,让我相信,只要去寻找,就一定能找到樱子的。我在下午乘上了大巴车,只不过现在下山的目的可不是去玩,我要去尽早在山下找到一份工作,这样可以更好的定居在山下的世界找樱子。
我相信最后大家都会好起来的,无论是我,还是樱子,还有中原先生和太宰先生,一定都会向好的方向,一点点前进的。
12·21
冬至日

【完】

*吃客人盘子里剩下的菜∶根据川端先生的文章里提及,艺妓们这样做表示对某人有好感,决心做他的女人。
太宰吃中也盘子里的菜这个场景是怎么回事大家自己玩味,我就笑笑不说话,深藏功与名。

最后一篇日记的侧面视角希望大家看的不会觉得无聊。
我之所以设计樱子与千代的角色是希望能够与太中形成一种对比和衬托,对于与朋友/恋人分离时的情感大家都很相似,但又有所不同。“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自有各自的不幸。”类似这句话的感觉。
不过也没有那么悲观,打起精神想想之后该怎么办,然后尽力去挽回自己的未来。大家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这篇文章到这里就结束了,下一次有可能会尝试法国外省感觉的设定,不过谁知道呢?诸位有灵感和想法的请私信我和我讨论。不过大家似乎都是文静的人,感觉留评论比较少呢(笑)。现在完结后有建议改进的地方请尽可能多的提出来,每一位读我文章的人都是有缘的小天使!给我赞的人非常感谢,都是知己。(虽然后面写的太崩似乎渐渐都快没人看了)

评论(9)
热度(23)

© pinewine已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