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ewine已末

已经快要完全不能控制自身的行为了。
有读童话的兴趣。
没有办法将脑海中的文字化为现实。
在现实里有些逝去的事物已经不再
属于我了。
但经常会出现往事重现的错觉。

【双黑】雪山里的冬至 第三章

服务员先端了清酒和酒碟上来。菜上的很慢,对于太宰的那只蟹更是遥遥无期。
太宰和他坐在一张桌上,中也开始喝清酒。棋盘被移到了榻榻米上,旗子散乱的堆在棋盘中央。室内暖气很足,放在墙角的水仙被热气烘托着盛开,香气四溢。等到菜上来后,中也端着碗用勺子舀着虾球吃,太宰喝杂烩粥。
中也透过热气腾腾的碗碟,看到太宰正在专心致志地用汤勺搅动他面前的粥,好让粥凉的快一些。面前的小菜整齐地码在伊万里的瓷器上,酒开着,酒碟满上。房间是典型的和风,两人穿着传统服饰,地上摊着双陆棋。期间有一种类似家庭的温馨气氛逐渐产生,茅盾被稀释在病痛里,在缓和下来的两人间奇异地流露了某种温情。
中也开始吃烫豆腐时太宰已经吃完了杂烩粥,顺手要拿一块牡丹豆皮。中也眼疾手快地打了一下他的手,一言不发地嚼着虾肉。太宰顺势抓住中也的手说∶
“中也真是小气。”
中也瞪着太宰说∶“我不能容忍的是你擅自做主的习惯。”
说完他挥开了太宰的手。
太宰歪着头一脸无辜地看着中也,像是看着一个任性的孩子,最后用一种勉为其难的语气说∶
“唉。好吧中也,牡丹豆皮能给我尝尝吗?”
这说话的语调好像是我蛮不讲理一样,太宰这颠倒黑白的家伙。
中也满心怨气地将长盘子推了过去。
太宰吃完了牡丹豆皮后又得寸进尺地喝了中也的清酒,中也刚要发火,这时侍者推开纸门,送上了蟹。
“哦呀!主菜来了。”
太宰把桌上的碗盘一推,给蟹留出了半张桌子。蟹圆润饱满,如拳头般大小,蟹腹微微隆起,可见其膏脂一定肥厚细腻。真是色如琥珀,形如美玉。醋和姜已经准备妥当,太宰问侍者有没有食蟹用的工具。但侍者的回答是∶没有。
中也嗤笑一声,他对太宰说∶
“咱们清水下杂面——你吃我看(注∶这是句歇后语,来自《红楼梦》,杂面是只用绿豆做的面,很干涩,如果煮面时不加油是很难下咽的。清水下杂面,是比较难下咽的一种面食,所以这句歇后语的下句意思是∶我看你怎么吃)。”
太宰伸手抽过一筷子,向侍从要了一把剪线的小剪刀。说∶
“有这两样就足够了。”
接着太宰掰开了蟹壳,用竹筷剃下了一小碟蟹黄,接着扒掉蟹肺,小心翼翼地用剪子和筷子挑出腹部的蟹肉,挖出蟹壳底部的碎肉堆在碟子里。然后是四只腿和钳子,基本上中也就看着他边捅蟹的腿子肉边蘸醋吃,外壳一点没有破碎。中也看的目瞪口呆,他说∶
“想不到你除了吃蟹肉罐头以外还会玩这一手。”
“中也,吃蟹时将蟹壳完整的保留下来是对蟹的一种尊重。还有蒸蟹时不加调料也是对蟹的敬意的体现。”
太宰说完后将碟子中的蟹黄蟹肉倒进嘴里。太宰舔舔嘴角说∶“中也,付帐吧。”
“你先拼回去给我看看。”
于是太宰像是玩立体拼图一样将螃蟹又拼了回去,他还用剩下的一点稀粥当黏着剂使得螃蟹更加真实。中也觉得大局已定,但他还是要坚持走走程序,他说∶
“行啊,找三个人来鉴定一下。”
太宰微微一笑,他伸手按了电铃。侍者从楼下笃笃地跑上来问∶“请问还有什么需要的吗?”
太宰将托螃蟹的那只餐盘递给侍者说∶
“这个不用了,麻烦处理一下吧。”
侍者满腹狐疑地看着盘中蟹说∶
“太宰先生,您一点也没吃啊。您不满意蟹的味道吗?”
说完太宰轻声一笑,对中也说∶
“成功了哟。中也付帐吧。”
中也依然不依不饶地说∶
“还有两人。”
“中也真是迟钝呢……”
太宰看上中也的不解地眼睛,他狡黠地说∶
“算上你我刚好三人。”

中也最后还是付了账。下午时分,他以午睡的名义将太宰打发走了。太宰被赶出来后并没有回自己房间,他顺着旅店后仄仄的小路去了镇上。
他在街上漫无目的地散步,行经枯树,低矮的平房。他看着远方灰蒙蒙的天空,有很低的云层被风吹过,化为山间的轻烟,缭绕于黛色深山上。街道上全是台阶,青石板一阶阶沉下去,看不到底,和神社前的台阶一样悠长。太宰立于台阶的中央,两边是半化的雪堆,雪堆后方是飘摇着挂有白帘布的小店,白帘布上写有墨字。那时招牌,和江户时代药店里会将著名的药方写下来挂在外面的传统相似。
他觉得有点惆怅,天气和环境是很容易把人代入一种特定的心情当中。荒芜的山野上衰草萧瑟,远处的群山高耸入云,与面前的深谷台阶对比强烈。
如果跳下去会永远几十年,几百年地停留在这空旷而渺无人烟的深山中,那也不错。越国的白山,永远飘落着雪。尸骨化为山的一部分,所谓托体同山阿。那片苍白的雪,跳下去吧,从台阶上滚落下去,苍白的天宇和青灰的石板不断轮回数千次后,一瞬堕落到地狱。
太宰几乎要跳下去了,环境和心情在此时发生了致命的融合效果。他仿佛是尤利西斯,受了海妖的蛊惑,一步步跌入深渊中。那片白色的山岭,几乎就要……
幻化成细碎的片段,像花瓣一样轻轻凋零。白色的花,太宰想起了原来他们飘在浴室的茉莉。他和中也原来曾在窗台上种了茉莉,一旦开了花就立即采撷下,用盛着清水的小碟子养着,放在浴室的高台上,满室生香。
不知道中也那天晚上砸碎茉莉时,他的手是不是沾染上清香呢?发紫的茉莉和碎白瓷躺在一块,散发出清香。也许那香气很久都未能从浴室里散去,于是中也每次沐浴时他的身影都有可能不自觉地浮现在香气里。
中也也许为之痛苦了很久,在浴室的水里千千万万次立下对自己的诅咒。他每次在看着浴室镜面时,中也也会同时看着镜面吗?他们的生活作息时间太相似了。浴室的热水还在泛起涟漪,溢出芳香,这带有背叛意义的芳香随后又带有诅咒的色彩。水光潋滟着,一圈圈的波纹泛起。
太宰想到他庆幸自己没有夏天来,在暴雨后的清晨,如果有卖花女轻声叫卖茉莉玉兰,不知谁的心情会提前崩溃。太宰又想到中也绯红的面容,他已经可以确定中也是肺炎或是肺结核。他想到这种病在猛烈咳嗽时会带出血丝,血丝会一起夹杂在水波中打转,像是花岗石上凝聚的红色回路。
对中也的联想奇妙地打消了他自杀的意图,毕竟中也还活着,自己还是想要再捉弄他几年再死。

等到太宰在街上吃完饭再回去已经是晚上了。旅馆的宴会厅了笙歌不断,灯火通明,灯笼明晃晃地照耀着屋檐下的积雪和潮湿的木制回廊。欢声笑语不断。太宰已经能猜到中也已经在里面喝了好几杯。
太宰决定去宴会厅看看,但还没等他走到宴会厅,他便看见中也在二楼的栏杆上死死抱住梁柱摔打着筷子。身后的一群歌舞伎们百般无奈地看着他,随时准备在他摔下去时拉住他。其实她们原本不用操这个心的,中也就算是喝的再醉也不会犯这样的错误。
樱子和千代在期间抿着嘴强忍住笑,千代一直挤眉弄眼地朝樱子示意,樱子用衣角擦了擦眼角的泪花,使劲点头。
太宰觉得事情变得好玩起来,他拐上楼,对楼上的歌舞伎们说∶
“亲爱的小姐们,看来你们遇上麻烦的事了。”
女孩们纷纷摆摆手表示早已经习以为常了。太宰穿过她们,直接走到了中也所在的回廊上,中也的背影靠在柱子上,浴衣歪歪斜斜。
“先生!”
有个姑娘伸手想要阻止太宰,太宰把食指放在嘴唇上示意她不要出声。太宰悄悄地接近中也背后,一把揽住他的腰将他往后一拽。中也死死地抱住梁柱没有放手,他挣扎地叫着∶
“你放手!太宰!我叫你放手!不行,我要滑下去了,你放手!”
太宰没有理他,只是一使劲把他从地面上抱起来了一点。中也慌乱地在他怀里乱蹬,他拼命摇着头说∶
“妈的,放我下来!你听见没有,放我下来!我没有醉,我只是想要吹吹风。你放手!”
太宰一咬牙将中也换了一个方向,扶住他的腰和腿将他抱稳。中也的体温温热地摩挲着他的触觉。他小声对中也说∶
“你不要挣扎的这样厉害,我抱的好重。好了好了,清醒点,我们回房间,别给别人添麻烦了。你这样大喊大叫弄的像是我绑架你一样。”
中也开始扭着身子要去掰太宰的手指,太宰哭笑不得地看着中也紧闭眼睛,一副鱼死网破的模样。他抱着中也穿过已经完全不知所措的姑娘们中,抛下一个友好的微笑说∶
“我的友人给你们添麻烦了。”
他转身下了楼,传来一声中也嘶哑地喊叫∶
“我没你这样的朋友!滚蛋!”

太宰抱着中也去了自己的房间,一路上中也就在不断地扭着,双腿乱蹬,十指死掐着他的衣服。太宰突然觉得自己仿佛是拐卖童养媳的商贩子带着不肯服从的女孩去婆家。什么鬼。太宰苦笑了一下。
在房间里放下中也时,大概中也觉得很难受,他像猫一样蜷伏在榻榻米上轻微地抽搐着。太宰看着他的十指用力弓起,死抠着榻榻米,转身去给他到了杯水。中也接过水,支起身子,嘴上还依然不认账,晕晕忽忽地说∶
“是啊,谁醉了,我才没有醉。”
中也喝完水后,喘上了气,接着开始咳嗽起来。于是他又瘫了下去,仿佛突然被抽走了脊椎。太宰顺势将他的脖子用手搂住,把他的头移到自己腿上。中也张开嘴想要说点什么,但他的嗓子卡住了,一下子没能说出来,太宰用他的手捏住中也的喉咙部分,说∶
“你别说话了。”
“你也不要掐住我的脖子……”
中也伸手握住太宰的手腕,接着不再做声,也不再移动挣扎,仿佛安心了一般任由太宰抱着,闭着眼睛,胸脯起伏渐渐缓了下来。太宰抱着中也,喃喃说道∶
“可以了,这就行了……”
有一种热度从太宰的心里泛了上来,太宰觉得自己将珍视之物给完完全全地捧在了手心。就像当年捧着那只易碎的玻璃鸟,不知道那只鸟,有没有被中也砸碎掉。
中也看上去快要睡着了,太宰轻轻移开他的头,想去找被子,但中也醒来了。他在醉酒后的头痛中,他揉着太阳穴,挣扎着要起来,跌跌撞撞地往房门处爬。太宰将他一把又拖了回来。中也脱力地摇摇头说∶
“我要回去,这样不行。”
“老实躺下吧你,我费了这么大气力才把中也搬回来。”
“不,不要,我要回去。”
中也口齿不清地说。
太宰叹了口气说∶
“你这人怎么这么固执?”
中也和太宰僵持了一会儿,终于,中也捂住脸放弃了,他轻轻喘息了一下,说∶
“行了行了,我不走。”

---tbc---

其实这一章前部分是直播两人吃东西。
这一章是一直想写的一章。昨天考科目二导致没能准时写完。今天算是完工了,只是还有点意犹未尽,我觉得醉酒的中也还可以再玩玩。算了,这部分就放到两人早上起来再说吧。还有,别想了……我还没有学会写肉……虽然我觉得这里可以有一发班车。

评论
热度(24)

© pinewine已末 | Powered by LOFTER